太阳城国际娱乐
语言行业资讯

草根翻译 风生水起

前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和上海99读书人联合策划出版、王安忆撰写总序的一套世界现当代短篇小说的“短经典”,正受到广大读者的关注和欢迎。在这套从书中,“极简主义”大家雷蒙德·卡佛最推崇的美国当代作家理查德·福特的短篇小说集《石泉城》甫一亮相即引来网上网下读者的热读。对于这部“叙述整洁,字如珠玉”之作,译者汤伟则称“有一种优雅之感,读之感同身受”。汤伟不是专业翻译,他现是上海某台资企业的一名高管。虽有人称他是“草根翻译”,但却已有三部译著问世。前两部正是卡佛的杰作《雷蒙德·卡佛短篇小说自选集》《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》。

汤伟接受记者采访

汤伟接受记者采访

随着卡佛和福特的作品被引进,这两位美国当代作家以及他们所描述的“美国平民生活”进入了中国读者的视野。汤伟也因此从台后来到了台前,举办讲座为读者解读卡佛和福特。日前他接受本报记者专访,对他眼中的这两位小说家畅谈了他的看法。

汤伟:读者称我是“草根翻译”

记者:听说你是“海归”,搞翻译不是你的专业?

汤伟:对,我1978年考入了清华大学电机系。1985年研究生毕业。1988年赴美攻读博士学位。2005年,开始小说创作,2006年回到中国,现在上海一家台资企业担任高管。我不是专业搞翻译的。

记者:你怎么会想到要翻译卡佛的作品?

汤伟:我对中国文学一直很关注,虽在美国十来年,一直保持着看小说的习惯,起初是邮购,然后在网上买书。莫言、苏童、余华、格非、朱文的书我都看。我曾回到母校拜访过已在那里当教授的格非,我还和他聊起卡佛。他说,“卡佛的小说,词汇量不大,你们学工科的人写小说,不能像文科生那样讲究词汇,多看看卡佛的小说有帮助。”

2005年,我读到了苏童的那篇《影响我的10部短篇小说》的文章,苏童说,《马辔头》对他触动很大。于是我来到美国图书馆把卡佛的英文小说全部借来一点点看。果真,读完《马辔头》,我被他的手法折服了。苏童说,卡佛小说里的一切尖锐得令人生畏,如果说他“杀人不见血”有点夸大他对读者的精神压迫的话,说他拿着刮胡子刀片专挑人们的痛处可能比较被人赞同。有批评家论及卡佛的世界观,说是黑色的。怎么会呢?那是把追求简单叙述的卡佛一起简单化了,我反而觉得卡佛是个很复杂的作家,只有复杂的作家会对语言有超常的狠心肠,杀的杀,剐的剐,留下的反而是文字锻造的一把匕首。苏童说出了我想要说的话。

于是,我想到应该翻译卡佛的小说,一是不少还没有介绍到中国来;二是已经翻译过的错误不少,我需要重译。

记者:你最早翻译的是什么作品?

汤伟:我是从2006年开始翻译的。翻译的第一篇是卡佛的一篇杂文《论写作》,第一篇小说是卡佛的最后一篇小说《差事》。我喜欢卡佛的叙事手法,并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他。有意思的是,我的许多看法和卡佛很相近。

我回中国的三年,一个人晚上在家翻译,非常入迷。作为一个并不靠翻译吃饭的译者来说,我可以有足够的自由让自己放慢速度,在翻译前反复阅读,直到进入小说中人物的状态。

记者:有人称你是“草根译者”,你有什么想法?

汤伟:这个称号很好啊。我当初翻译时,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出书。我最开始翻译的东西一般都贴在豆瓣和一个叫《寻找雷蒙德·卡佛》的网站上。没想到一时之间涌现出不少拿着放大镜研究“极简主义”的人。说实话,和网友交流对我的帮助很大。我信奉做一件事就要尽力做到最好。我不是个翻译家,但愿当一位努力的译者。

卡佛:为美国蓝领造像的“雕刻匠”

记者:雷蒙德·卡佛被誉为“继海明威之后美国最具影响力的短篇小说作家”。能否谈一下这位“美国的契诃夫”。

汤伟:卡佛是美国20世纪下半叶最重要的小说家。1961年开始发表小说,1967年,作品第一次入选《美国年度最佳小说选》,1970年代后写作成就渐受瞩目,1979年获古根海姆奖金,并两次获国家艺术基金奖金,同年,小说集《大教堂》出版,旋即被提名普利策奖。1988年被提名为美国艺术文学院院士,获哈特弗大学荣誉文学博士学位,并获布兰德斯小说奖。

卡佛小说中的人物大都来自美国中部,他们在工作、爱情,以及被社会认同等方面随时受到威胁。他们常在现实生活面前束手无策,个人感受被裸露无遗,心理扭曲,对生活充满困惑。卡佛对小人物的描摹、灰色的笔触,体现了“美国下层人的艰辛,苦难而又结实”,加之极简主义的风格,使读者产生了共鸣。

福特:把短篇小说打造成经典

记者:除了卡佛,您还翻译了美国作家理查德·福特的作品。卡佛生前曾称,在美国现今仍在写作的作家中,理查德是最棒的。

汤伟:这毋庸置疑。理查德·福特,是美国当代重要作家。1944年出生于密西西比州杰克逊市,福特有轻微的阅读障碍,但痴迷文学,创作了《体育记者》、《独立日》等五部长篇小说,《石泉城》、《多重罪恶》等三部短篇小说集。福特是美国艺术与文学院院士。曾获得普利策小说奖、美国笔会福克纳小说奖等文学奖。

福特像卡佛一样,描写的都是底层人民,我的阅读体验是,读者必须主动参与到作品中去,才能获得阅读带来的愉快。



来源 : 深圳特区报

分享到: 更多 (0)

太阳城国际娱乐

关于太阳城国际娱乐